让诗意与爱的信仰长驻心里字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18 08:09
  • 人已阅读

书法是我栖身精神和安妥魂魄的领地。作为一个年逾知定命之年的书法寻觅者。书法既给我带来欢喜和愉悦,同时也给我带来苦闷与彷徨。堪称,为伊消得人干瘪。近30余年的孜孜不倦的钻营,虽然身处远离政治、经济、文明中心的古城永州。问道解惑的机遇少。但我一直记得一句话:“回归传统、以一种书体为主调,兼而有之,融入其余书风,下苦工夫,勤能补拙,天然瓜熟蒂落”。又由于生长、生活在永州,这里是书法家唐朝怀素、清朝何绍基的桑梓,传统书法文明厚重。怀素、何绍基碑刻、真迹浩瀚,便于近距离感悟先贤翰墨神韵,这是我终极挑选主攻“何绍基行草”的初衷。经由过程近三十年的手摹心追,真是自我陶醉、痴心不改。虽然在学书进程一路坎坎坷坷、起起落落,但我一直坚信:付出总有待遇;据守“广采博取、厚积薄发、回归传统、与时俱进”的为艺之道。当然成就的取得与长辈、道友的关怀、关怀、关注与种种激励是分不开的。比方张锡良教员曾无数次给我匡误指讹,还有亦师亦友的永州外乡著名书画家蒋贤哲、海天、罗峰林、邹武生诸先生耳濡目染的影响、陶冶。回想近年来的创作实践,我的创作基本以何体为面目行走书坛,力图将雄壮稳重与烂缦恣肆糅合,走“融碑于帖,碑本兼容”的途径。坚持“意漫笔走、笔随意转、外柔内刚、外圆内方”的何家风神。用笔简练明快,线条爽利雄劲,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,不迟不疾而心手双畅。大要说来,我的书法韵致来自于帖,转变源自于碑,既风姿绰约,又跌荡开合,将奇正、疏密、巨细、纵敛、参差、错落之理,与粗与细、浓与淡、枯与润等审美元素尽量地弥漫挥毫泼墨。从而,使本身的书法创作能兼有朴实雄放、凝重古媚的金石神韵。这样子一来,虽少了些魏晋雅士之散淡、清和、闲适,但显然多了些宋明清书风之朴茂、率真、雄放。彰显进去的多是“净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的素朴之韵、高古之态、厚重之美。笔下书法或高古浑朴;或朴实清爽;或不可一世;或烂缦天真;虽无如雕如琢的精微,细腻乖巧的妍美,风流倜傥的张扬;却竭力表达了情绪与情味的相依相容,厚重与凝重的井水不犯河水,高古与时尚的相映成趣。还有我的书法临帖与书法创作是穿插举行的,现在一向坚持临帖。光阴调配,百分之九十光阴用在临帖,有感觉了才创作,一般是任性而为,不锐意钻营内在形式;坚持与古为徒,有意无意地追随古人的书法气味。时时刻刻提示本身据守传统正脉,重视技法锤炼。赐墙及肩,谈不上经验,只能算是一些感悟与领会。坚持心态平和,耐住久长寥寂,求得瓜熟蒂落。优秀的心态,能力不急不躁,任何胜利决不是一挥而就,要想胜利就要耐得住寥寂,付出总有待遇;据守立足传统,与古为徒,少言翻新。常言道:“入之愈深,其境愈奇”,精研简练,深入挖掘,重点突破,练就独家工夫。展览是平台,竞争是本色;优胜劣汰,天然法则。一直保持一种竞技状态,追踪书坛的最新动态,晋升本身的艺术水平与书外学养。做到笨鸟先飞,方能水滴石穿。书法有法,其妙在人,学而得法,事倍功半;风格是每一名书法家终生的钻营,团体面目凸显是书法家在大型展赛胜出的不二法门。但书法艺术博大精深,需求学习的太多太多,虽然近年来社会各界对我给以厚望。由于主客观缘由,我的学问与抱负中的书法家还有很大差异。可能我此生都做不了杰出的书法家。我想借用一句古语表我心迹:“虽不能至,然心向往之。”